记者刘翔宇报道 人这一生,能去的地方越来越多,但能回去的地方却越来越少。

  “国安”这两个字对于绝大对数北京人、北京球迷来说,就是那个为数不多的、要回去的地方。无论走了多远,无论离开了多久,回去工体看一场国安的比赛,才算是真正回家了,这是老北京人打心眼儿里的念想,是这座城市最割舍不掉的特殊情怀。

  去年12月14日,中国足协在上海召开2020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专项治理会议,会上发布了球员限薪令、俱乐部财务约定指标等文件,还公布了《关于各级职业联赛实行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变更的通知》,中性名变更,令许多俱乐部都有点猝不及防,国安也不例外,北京球迷从此,一直在坐立不安中等待着那个他们希望的好消息传来。

  “以前在工体看球,会跟着喊一整场。后来喊得就少了,大多数时候就安静地看,听着年轻的喊,但也分时候,到了裉节儿上,还是得喊上几嗓子。要是有一天,‘国安’这两个字真没了,叫我喊别的我喊不出来,估计也就不去看了。”球迷老张说。

  如果国安真的改名,老张想过用最激烈的方式去表达不满。

  很多国安球迷都跟老张一样,他们像是一群拿着长矛、保护最后一片家园的印第安人。如果你不是球迷,你很难看懂他们的“单纯”;如果你不是国安球迷,也很难理解他们的“莽撞”。对他们而言,那失去的绝不仅仅是名字而已,而是内心最重要的归属。

  好在,故事最终没有成为一出“荒诞剧”。“国安”的名字被保留了下来,所有人在欢喜之余都长出了一口气,就像打赢了一场悲壮的战役。

  3月23日,俱乐部更名审核通过,更新数据之后,3月25日,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显示: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更名为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,这意味着“国安”两字保留了下来。

  更名战役最主要的当事人,中赫集团董事长周金辉,始终在为能够保留国安二字而积极奔走。在接手国安时周金辉就曾表示,俱乐部不会更改名称,“宁肯不用中赫,也一定要保留国安。”事实证明中赫是一家负责任的企业,周金辉对于这支球队有着浓厚的情怀。

  足协关于中性名的规定很明确,俱乐部名称中不得含有俱乐部任何股东、关联方或控制人字号、商号或品牌名称。要想保留住“国安”只有一条路可走,即老东家中信将其所持有的36%的俱乐部股份全部转让出去,由中赫或者第三方公司接手。

  更改中性名设定的第一个截止日期是2020年的12月31日,考虑到具体问题的复杂性,很难短时间完成,国安俱乐部在此之前向足协申请延期三个月,足协方面给出的回复是先宽限到1月31日,国安需要在此之前提供股权变更相关资料,延期申请才可能获得批准,资料包括但不限于:国有资产管理机构同意转让的正式批复,或产权交易机构挂牌交易的公函,或双方盖章的股权转让协议。

  1月29日,股权变更一事有了实质性进展。中信集团向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股权。根据北京市产权交易所公示材料,中信转让国安俱乐部36%的股份,标出的转让底价为1元,但转让底价并不等同于最终的交易价,且接手股权也将同时承担相应的债务,数字大概是6亿多。因此,这称得上是中超历史上最为复杂、最为昂贵的“保名行动”。

  挂牌之后,此事很长一段时间再无更新消息,直到前些日,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接受白岩松采访时说:“就北京国安的问题来说,中赫集团正在收购中信国安的相关股份,北京国安俱乐部的名称很大程度会保留。”简单的话语却释放出了最为积极的信号,北京球迷期待短期内能够得到最好的结果。

  事实上,经过不断的协商、谈判,通过诸多方面的努力,中赫与中信之间最终就股权转让一事达成了一致,其中中赫做出了最大的努力和承担。虽然目前尚未完成,但双方已经将相关资料递交到了足协手里。现在还需要最后一步,也就是足协官宣准入,这只不过是时间问题,相信届时足协将会对有关国安中性名得以保留一事做出具体的说明。

  随后更改工商注册名称,“北京国安”重回中超,石头才算落地。

  消息传出之后,这成为了又一个国安球迷值得庆祝的节日。“真没开玩笑,听完球队保留了北京国安这一名称的消息,上班都有热情了,开车都有动力啦!”球迷小张在朋友圈里写到,这种最直接的表达方式证明了所有国安球迷此刻的心情。

  对于中国足球来说,在这动荡不安,一地鸡毛的萧瑟之春中,这何尝不是一桩令人欣喜之事。

  从2020年12月14日,2020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议公布了俱乐部中性名要求;到2021年3月23日,“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”工商注册变更核准通过,99天的时间,历经磨难,北京国安,最终得以永久地保留了下来。